赌城摩纳哥一个杀人犯的奇遇

作者:tKC 发布时间:March 25, 2010 分类:笑话

法国南方的“蓝色海岸”被法国人誉为“人间天堂”,到那里观光的游客一定要去参观那个独具特色的袖珍国—摩纳哥公国。它只有巴黎市区七十分之一那么大,是一个格里马迪尔人于1308年从热那亚共和国买下来的。从那以后,多少世纪过去了,摩纳哥公国却一直保持着独立。摩纳哥屹立在一块巨大的伸向大海 800公尺的鹤嘴形悬崖之上,它以它独一无二的人文景观,吸引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千千万万游客:布满各种各样纪念品的十分狭小的街市,古老的王宫和宫前别具风格的换岗仪式,充满异国情调的花园,欧洲屈指可数的新奇而又丰富的水族馆,以赌场、豪华饭店及高级别墅著称的蒙特卡洛……游客举目可见的这些美景暂且一笔带过,这里介绍一下莫泊桑笔下有关他那个时代的一个鲜为人知的有关摩纳哥的故事——
多少年以前,摩纳哥发生了一起前所未闻的严重事件——出现了一个杀人犯。最高法院开庭审理了这桩特殊案件。摩纳哥从未有过杀人案,法院一致判处这家伙死刑。

君主十分气愤,批准了此项判决。剩下的事情就是对罪犯执行死刑了。可是问题出来了:摩纳哥既没有刽子手,又没有断头台,怎么办呢?按照外交部长的意见,亲王和法国政府进行谈判,请他们借给一个刽子手和必要的器械。巴黎方面却寄回来一个账单:运送木材连同技术人员的费用共需一万六千法郎。

摩纳哥亲王陛下想,太昂贵了,杀人犯也值不了这个数。为了砍掉一个坏蛋的脑袋,要花一万六千法郎!

要是这样,就得重新再征税——每个公民两法郎。有人提议,让一个普通士兵去砍那个无赖的头,但将军在征询过意见之后犹犹豫豫地表示:完成这样的任务,要由经验丰富的人去操刀,他手下恐怕找不到动过真刀的人。于是亲王又把最高法院的人召集起来,让他们解决这个难题。

后来,首席法官提出把死刑改为无期徒刑。这个建议被采纳了。然而摩纳哥没有监狱,不得不专门建了一个监狱,任命了一个看守,由他负责把犯人领去。

前六个月顺顺当当过去了,犯人整天睡在囚室的草垫子上,看守也整天坐在门前的椅子上观景,看着来来往往的游客。可是,当亲王看到这个新设部门的开支账单(包括监狱、犯人和看守的费用)的时候,觉得给财政预算造成的负担太重了,尤其用于看守的钱更多。他先做了个鬼脸,接着又想,这还要长久继续下去(囚犯还很年轻),于是他召见司法部长,让他想法取消这项开支。部长和首席法官商量,他们都同意免雇看守,让囚犯自己看着自己,他这就可能越狱—若果真如此,所有的人都会拍手称快了。

看守回家了,只由王宫厨师的助手早晚给罪犯送饭。这个罪犯毫无重获自由的欲望。有一天,厨师的助手忘了给罪犯送吃的了,他便大摇大摆地自己来索取了。从那以后,一到开饭时间,他就准时到王宫与宫廷服务人员一起就餐。罪犯渐渐成了他们的朋友。午饭以后,他到蒙特卡洛兜一圈,有时还进赌场,冒着风险去绿色地毯上赌上五百法郎。

当他赢了的时候,自己便到名声显赫的饭店吃上一顿丰盛的晚餐,然后回到监狱,小心翼翼地从里边把囚室的房门关好。形势变得对法官—而不是地犯人—越来越不利了。于是法院重新开庭,决定让囚犯离开摩纳哥国土。当通知他这个判决时,他理直气壮地答道:“我认为你们挺滑稽!你们说,我怎么生存下去呢?我一无所有,我无家可归!我是被你们判处死刑的囚犯,而你们没有执行,我二话没讲;而后你们又改判我无期徒刑,把我交给了一个狱卒,接着你们又剥夺了我的狱卒,我还是二话没讲。现在你们想把我驱逐出境,那可办不到!我是囚徒,是你们的囚徒,是你们审理和判决的囚徒。我要忠实地服刑,我要呆在这里!”最高法院的法官个个目瞪口呆,亲王怒不可遏,下令赶紧采取措施。有关人员重新商议,最后决定拨给犯人到国外去的生活费六百法郎。他同意了。它在离他原来君主统治的国家五分钟之遥的地方租下了一小块土地,种些粮食和蔬菜,生活在那里,冷眼看着那些权贵们。

标签: none

添加新评论 »

captcha
请输入验证码